摘要:中国汽车工业在保持了连续28年的增长势头后出现了改变,而分析汽车制造企业的营业状况,可见该行业压力重重,情况并不乐观。广州深圳小汽车摇号政策放宽,标志政府行动的开始。作为汽车产业链上的整车企业及上下游供应商与经销商,应加强风险意识,做好各种应对准备。

 

销售下降,亏损普遍

 

6月伊始,广州深圳两市发布通告,增加小汽车增量指标配额。其中广州市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,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。深圳市在2019年至2020年每年增加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10万个。另外,媒体报道上海等地的促销方案也在紧锣密鼓地安排中。

 

分别于2012及2014年开始的广州深圳小汽车摇号措施首次出现罕见的松动,其源头还得从去年说起。近几十年来汽车工业在中国得天独厚,经久不衰,整整保持了28年不间断的增长。但也同样是去年,全国小汽车产量与销量分别比2017年下降了4.8%5.7%

 

意外来得太突然。接下来众多专家的解读,认为这只是偶然,并断言2019年销售将立即回升。由此,迎接每个月汽车销售统计数据的出炉,便成为许多人焦急的等待。一月份业绩不如去年同期,那是因为今年春节比去年提前;二三月份仍是低于去年,专家还是将其归于春节因素,并指出二季度的销售才能反映真实情况。但四月数据出来后,许多人没有那么轻松了。

 

如果我们关注那些生产整车的公司情况,那么汽车行业整年销售下降5.7%或许真的不算什么。看一下中国上市的汽车制造企业2018年利润,据“每日汽车”统计,25家企业中盈利的有15家(其中三家盈利几千万),亏损的有10家,且每家亏损均过亿,亏损企业占比竟高达40%。

 

而从全球来看,福特2018年全球销量下滑8.9%,其中在华销量下降36.9%。2018年该司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.3%,净利润则同比下降52.4%。其在亚太地区亏损达11亿美元,主要是中国业务受挫。无独有偶,捷豹路虎2018年10-12月出现40.6亿美元的巨额亏损,由此导致全年亏损。该司今年4月在华销量同比下滑45.7%, 1-4月累计销量同比下滑43.4%。今年1-3月,大众、宝马、戴姆勒、福特、FCA(菲亚特克莱斯勒)、雷诺等跨国汽车集团都出现了营收和利润下滑。

 

随之而来的是裁员潮。21世纪经济报道,从去年1126日,通用宣布在全球裁员15%以来,已经有捷豹路虎、大众、FCA、日产、本田、福特等多家车企宣布了关厂裁员或者重整组织架构,全产业已经公开宣布的裁员计划人数已经达到了4.3万。

 

综上所述,汽车行业销售下滑并非偶然,而是由内在因素驱动,希望其短时间内自己重拾升势或许并不现实。行业风险正从各个方面表现出来,而国家主管部门先知先觉,已经开始采取行动。

 

山雨欲来,如何应对?

整车公司:提高内部管理,加强对供应商管理以及对经销商的信用管理

 

对整车公司而言,汽车行业的调整或许正在到来,优胜劣汰,适者生存。对内加强包括信用管理在内的营运管理,以提升效率,降低成本,改善自身运营状况已是迫在眉睫,时不我待。对外需高度关注供应商风险,那些规模较小的供应商抵抗风险能力较弱,能否承受资金压力而正常运作以度过低谷,尚需拭目以待,同时做好应急准备,以保证供应渠道的畅通。对下游应及时掌握经销商状况,控制铺货规模,准确把握库存信息,抓紧催收账款。近期有媒体更是把前段时间西安女子坐奔驰引擎盖上哭诉,视为经销商受压的极端表现,此事不可避免地给整车公司带来负面影响。

 

供应商和经销商:随时掌握车企动态,控制风险

 

而作为整车企业上下游的供应商与经销商,应该密切关注整车公司的销售及营运动态。虽与整车公司在地位规模上相差悬殊,而给信用管理带来不小难度,但还是应控制风险。根据华夏邓白氏的付款分析数据,2019年1月到3月,整车公司及时付款的比例分别为53.5%,48.6%及42.8%,而延迟付款的比例则从33.7%上升到39.1%,信用风险上升趋势明显。

 

在此,供应商需重点把握对车企的信用额度,以控制风险暴露,并及时催收账款,特别是逾期账款。经销商需提高资金抗压能力,以应对销售周期的拉长以及库存周转的减慢。华夏邓白氏包含付款数据的商业信息报告,负面媒体以及法律诉讼监测服务,均是对企业风险有效的监测手段,值得一试。